書包網 > 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 > 第五十一章 三個小乖寶

第五十一章 三個小乖寶

因離得不遠,俞婉與俞峰與車夫交代了一聲,徒步去了一家名為廣仁堂的藥鋪。
  
  據彩云軒的伙計說,廣仁堂是百年老字號,世代行醫,傳承至今已是第六代,它鋪面不大,位置也偏僻,但許是聲名在外的緣故,來買藥問診的病人很多。
  
  坐診的是個三十上下的青年。
  
  他面前排了七八個等候的病人,他一臉麻木地診著脈。
  
  “大夫,我娘就吃這幾副藥便能痊愈了嗎?”一個穿著布衣的男人問,他是陪患有風濕的老母親前來瞧病的,老母親的膝蓋疼得都直不起來了。
  
  青年大夫淡淡地嗯了一聲:“下一位。”
  
  “大夫……大……”布衣男人還想問什么,后面的患者已經上前一步,將他擠開了。
  
  俞峰皺眉,這什么大夫?太敷衍了!
  
  俞婉沒說話,甚至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仿佛對這種事、這種大夫習以為常了似的。
  
  青年大夫效率很高,不多時便輪到了兄妹二人。
  
  “你們誰瞧病啊?”青年大夫埋頭寫著上一位患者的藥方,頭也不抬地問。
  
  俞婉說道:“不是我們,是我大伯,他兩年前摔斷腿,沒得到及時的治療,至今仍無法受力,不知廣仁堂早先可否治療過類似的患者?”
  
  青年大夫終于抬頭看向了他們,目光在二人臉上轉了轉,最后鎖定了俞婉:“都兩年了嗎?”
  
  俞婉點頭。
  
  “那怕是難治了。”青年大夫繼續埋頭書寫藥方去了。
  
  出了廣仁堂,俞峰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俞婉安慰道:“別灰心,京城還有好多大夫呢。”
  
  俞峰卻無法向她這么樂觀:“鎮上的大夫都說……”
  
  俞婉及時打斷他的話:“鎮上還沒好料子賣呢,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鎮上的大夫治不好,我們就上京城找,京城的大夫治不好,我們再去別的城池找,天下之大,總有一位神醫能夠醫治大伯。”
  
  俞峰想說你哪兒來的自信,可一對上那雙充滿堅毅與倔強的眼睛,他便一個字也說不出了。
  
  二人又去了余下兩家藥房,得到的回答與先前一樣,到第四家時,碰上一位曾擔任過軍醫的老大夫,老夫人聽了二人的描述,并未著急下定論,而是摸了摸花白的胡子:“這種傷我沒治過,但我見別人治過,你們先把人帶來我瞧瞧。”
  
  二人心情大好地出了藥房。
  
  俞峰顯然很高興,這還是兩年來,問過無數大夫、郎中后頭一回聽見有希望治愈的消息。
  
  “肚子好餓,大哥你帶的吃呢?”俞婉說。
  
  俞峰爽快地說道:“餅都涼了,大哥帶你去吃頓好的!”
  
  一刻鐘后,二人出現在了京城最奢侈的酒樓——望江樓……旁邊的巷子。
  
  俞婉坐在瘸了半條腿兒的凳子上,面前是一張掉了漆、早已看不出顏色的桌子,桌上放著一個似乎并沒有洗得很干凈的大碗,碗里是一份黑乎乎的餃子湯。
  
  字面上的餃子湯,沒有餃子只有湯。
  
  俞峰拿出兩張冷硬的大餅,掰了泡在熱湯里:“不涼了,趕緊吃吧!”
  
  俞婉的白眼嗖嗖的。
  
  一墻之隔的望江樓,也有人點了一碗餃子湯。
  
  這兒的餃子湯就奢侈多了,用的是豚骨、魚翅、干貝、冬筍以及十多味野山菌為主料熬制而出的濃湯,里頭下著做工精致的肉丸、蝦餃、蛋餃,為更好提升食材的鮮度,湯面上還撒了一圈紫菜。
  
  單是這一碗“餃子湯”,便價值百兩。
  
  天價“餃子湯”被送進了望江樓的天字號廂房。
  
  萬叔與三個粉雕玉琢的小奶包圍坐在桌旁。
  
  三個小奶包興沖沖的,眸子睜得大大的,儼然精神得不行,再看一旁的萬叔,卻是掛著兩個重重的黑眼圈,神色憔悴。
  
  為何變成這樣,還得從昨夜說起。
  
  燕九朝將三個孩子帶回少主府沒多久,孩子就醒了。
  
  醒來先在自家爹爹身上拉了三泡尿,隨后就徹底精神了。
  
  萬叔尋思著孩子睡了一整天,沒吃東西,一定餓壞了,趕忙讓廚房燒了一大桌好菜,哪知幾個小家伙滿院子跑呀!捉都捉不住!
  
  好容易讓燕九朝強行把人摁在椅子上了,幾個上天入地的小家伙卻突然變得眼淚汪汪的。
  
  那委屈巴巴的小模樣,真是把人的心都給揉碎了。
  
  他們還沒哭出聲,萬叔的眼淚先掉下來了。
  
  燕九朝卻不吃這一套,威脅敢哭一聲,便把人丟出去。
  
  三個小家伙瞬間不“哭”了。
  
  萬叔以為這下該好好吃飯了,誰料他們又開始捂住肚子,一副憋不住快要出恭的樣子。
  
  萬叔趕忙把人帶去了小恭房。
  
  三個小奶包一坐到小恭桶上,肚子也不捂了,眉頭也不皺了,悠哉悠哉地望著天。
  
  這一坐,就是小半個時辰。
  
  萬叔對此毫無辦法。
  
  燕少主命護衛把三個小家伙提起來。
  
  護衛得令,朝其中一個小家伙走了過去。
  
  哪知剛一拎起來,就聽見卟的一聲——
  
  拉粑粑了……
  
  “不愧是你們爹親生的啊……”萬叔舀著餃子湯,一臉絕望地說。
  
  三個小家伙鬧騰了一宿,直到現在,沒吃也沒喝。
  
  他哄了一整晚,已經快要撐不住了。
  
  他將餃子湯舀到三碗白米飯里,舀著舀著,腦袋一沉,趴在桌上睡著了。
  
  三個小家伙爬上椅子,推開窗子,趴在窗臺上朝下一望。
  
  俞婉與俞峰就坐在下方的巷子里,喝著一言難盡的餃子湯。
  
  俞峰吃完了,但沒吃飽:“我去買倆蔥油餅。”
  
  說罷,站起身去了。
  
  三個小家伙順著椅子爬下來,走到矮桌前,端了桌上的小碗,呲溜溜地走下樓。
  
  地攤上,俞婉硬著頭皮喝著難以下咽的餃子湯,一扭頭,看見三個虎頭虎腦的小家伙。
  
  咦?
  
  這不是昨天在蓮花鎮碰上的孩子嗎?
  
  顏家千金與燕城少主的骨肉。
  
  他們還穿著她昨天親生換上去的衣裳。
  
  奇怪,他們怎么會在這里?
  
  還全都……端著一碗菜肴豐盛的飯。
  
  桌子太高了,三個小家伙踮起腳尖,才艱難地將自己的飯飯放在了桌上。
  
  放得不太穩,湯汁灑出來了些。
  
  隨后,三人都將飯飯推到俞婉的面前。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