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 > 136 合作愉快

136 合作愉快

崔掌柜給俞婉惡補過魏家的人丁細況,譬如蕭五爺是魏老夫人的表侄兒,又譬如蕭五爺是天下兵馬大元帥蕭振廷的結拜兄弟,他身份貴重,能被他稱一聲“大哥”的人,想來不是尋常商人。
  
  只見車夫掀開簾子,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下來,他看上去只有三十出頭,精神奕奕,五官英朗,可他既是蕭五爺口中的“大哥”,想來并沒有看上去的那么年輕。
  
  他的氣場與俞婉見過的任何一個商人都不大一樣,容易在氣勢上壓倒對方。
  
  是個強勢的人,俞婉在心里給出了第一印象。
  
  秦爺下車后,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緊隨而下,他穿著藍衫,手執一柄折扇,膚白如玉,神態風流,一雙桃花眼清波流轉,端的是俊美倜儻。
  
  蕭五爺介紹道:“俞姑娘,這位是我秦大哥,人稱一聲秦爺,這是他外甥秦子旭。”
  
  外甥也姓秦?
  
  俞婉雖疑惑,卻沒多問,從容地打了招呼:“秦爺,秦公子。”
  
  在秦爺面前都能面不改色的姑娘實在不多見了,何況只是一個小小的村姑,但叔侄二人都沒表露出多大詫異,畢竟能被蕭五爺大力夸贊的人,絕不可能是普通人。
  
  秦爺笑了笑:“俞姑娘。”
  
  “屋里請。”俞婉將三人迎進屋,蕭五爺已算舊時,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頭,秦爺與秦子旭不緊不慢地跟著。
  
  比起這位高深莫測的秦爺,俞婉更在意的反倒是一旁但笑不語的秦公子,總覺得這男人長得太妖孽了,一雙眼睛盯著人看,仿佛要把人的心窩子看穿。
  
  俞婉不經意地回頭,恰巧對上秦子旭的視線。
  
  這家伙竟是一直在盯著她看嗎?
  
  秦子旭被抓包了,非但不尷尬,反而揚起唇角,露出一抹燦燦的笑。
  
  俞婉自然不能認慫,定了定神后,客氣地點了點頭,帶著三人進屋了。
  
  大伯母與兄弟二人已將滿地狼藉收拾妥當了,掃帚也藏好了,茶水呈上來,吃食擺上來:“你們爹去里正家了,我去叫他。”
  
  說罷,拽著鼻青臉腫的小兒子離開了。
  
  俞峰留下,與俞婉一道應對生意。
  
  通過蕭五爺的介紹,兄妹二人得知了秦爺的來歷,不由大為吃驚,這位秦爺,竟是江左商盟的副盟主,其名下的資產遍布江左,以酒樓與茶莊最為出眾,秦爺一直都想把生意挺進京城,奈何有天香樓這樣的行業巨頭,他們很難熬出頭,如今出了楊大廚與許承軒的丑事,天香樓風雨飄搖,名聲一落千丈,正是他們趁虛而入的不二時機。
  
  秦爺是有備而來,早打聽到了大伯與天香樓的糾葛,他開口道:“天香樓不為俞大廚正名,我們醉仙居可以。”
  
  醉仙居,這名字夠大膽的。
  
  俞婉就道:“你們是想買我們家的五道招牌菜嗎?”
  
  “非也。”秦爺一笑,“我只說替俞大廚正名,沒說要買下他的菜譜,畢竟是天香樓賣過的,醉仙居再去賣,豈不成炒天香樓的剩飯了?”
  
  秦爺是個清高的人,不是能賺錢就夠了,他還要賺得有格調。
  
  俞婉從這一刻才開始有些欣賞他:“秦爺總不會白替我大伯正名。”
  
  “我吃過你家的臭豆腐,我想買下它。”
  
  “配方我不賣,可以給你供貨。”
  
  “俞姑娘要不要聽了價錢再拒絕?”
  
  “秦爺要不要嘗了新口味再考慮價錢?”
  
  秦爺縱橫商場多年,頭一回被個小姑娘噎得一時失言。
  
  一旁的秦子旭饒有興致地看了俞婉一眼,對秦爺道:“舅,魏夫人的壽宴我沒去,我還沒嘗過俞姑娘的手藝呢。”
  
  俞婉不動聲色地看向秦子旭,是錯覺嗎?這家伙竟在幫她說話?
  
  秦爺拍拍侄兒的肩膀:“好好好,既然你要吃,那便勞煩俞姑娘下個廚吧。”
  
  俞婉早先在魏家做的是白臭豆腐,如今換了莧菜梗做的母液,發酵出來的是黑臭豆腐,不僅聞著臭,吃著也臭,回味起來更是臭上加臭。
  
  她做了三種口味,一種是沒有餡料的,一種是腐乳汁做餡,最后一種是甜辣蘿卜丁餡。
  
  秦爺被這不可描述的臭味熏得眼淚直冒,不是吃過白臭豆腐,如今這黑的,單是賣相就能把秦爺嚇跑了。
  
  蕭五爺早迫不及了,夾了一個腐乳汁的臭豆腐,豆腐酥香滾燙,腐乳汁咸辣冰涼,一口咬下去,外酥里嫩的口感交織在一起,好吃得他都嗷嗷叫了。
  
  秦爺先是自己吃了一個,才夾給侄兒。
  
  秦子旭的喉頭滑動了一下,儼然對這種又臭又沒賣相的東西抵觸得不行。
  
  可誰讓是他要的呢?自己要的豆腐,哭著也要吃下去。
  
  “味道如何,秦公子?”俞婉笑瞇瞇地問。
  
  “唔——”秦子旭已經吃到第四個了,嘴巴忙得沒法兒說話。
  
  蕭五爺再去夾,秦子旭卻把整個盤子都端過來了。
  
  蕭五爺又伸長胳膊去夾。
  
  秦子旭果斷背過身,把盤子護在懷里吃獨食去了。
  
  秦子旭吃得香甜,腮幫子鼓作兩團,他又長得好看,一眼望去,直像只可愛誘人的小胖松鼠。
  
  外甥吃得停不下來,怕蕭五爺搶食,最后竟抱著盤子坐在門檻上吃,秦爺瞬間后悔帶這丟人的小崽子出來了。
  
  談生意最忌諱的就是先落了下風,秦子旭扯后腿扯得妥妥的。
  
  不過,撇開秦子旭不談,秦爺自己亦十分滿意新的口感。
  
  但這丫頭說什么?不賣方子,只供貨?
  
  “能保證只供給我一家嗎?”秦爺問。
  
  俞婉道:“那得看秦爺的訂貨量了,總不能秦爺一天只要幾百斤,我也只給您一家供貨,那樣我們作坊的工人都會餓死的。”
  
  秦爺哼了哼:“小丫頭,我的醉仙居只是沒開到京城來,你不要以為只有一兩家,我還怕你到時交不了貨,影響醉仙居的生意呢。”
  
  醉仙居只是在京城沒名氣,若是去了江左,那可全是他秦爺的天下!
  
  ------題外話------
  
  二更是不是早早噠?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