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 > V269 駙馬的試探,想起琮兒

V269 駙馬的試探,想起琮兒


  
      女君將駙馬要的書籍拿回屋時,藥碗已經空了,駙馬正用帕子細細地擦著唇角。
  
      女君溫柔一笑,邁步走上前道:“這么晚了,不如明日再看書吧。”
  
      駙馬放下沾染了藥汁的帕子:“那豈不是讓你白跑一趟?”
  
      “那又何妨?”女君在駙馬身旁坐下,拿過帕子擦了擦他額角的汗珠,說道,“往年十月就該涼爽了,今年似乎格外熱一些。”
  
      “還好。”駙馬說。
  
      女君與他相處多年,又豈會看不出他的異樣?她放下帕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有心事?”
  
      駙馬猶豫了一番,說:“倒也不算心事,只是在想自己從前究竟是什么樣子?”
  
      女君嫣然一笑道:“你就是你本來的樣子啊,在我心里,不論是二十年前的你,還是如今的你,都始終是你。”
  
      “我們……是怎么認識的?你能再和我說說嗎?”駙馬問道。
  
      這個問題駙馬每失憶一次都會問她一回,女君見怪不怪,耐心地說道:“二十年前,你隨族人來到南詔,宴會上我見到了你,隨后沒過多久,我隨使臣去了你們族里,這次才真正與你說上話了。”
  
      駙馬垂下眸子:“我沒印象了。”
  
      這些事,聽起來像是別人的故事,他內心毫無波動。
  
      他見燕九朝時卻不是如此。
  
      女君拍拍他的手:“許多年前的事了。”
  
      “早點歇息吧。”駙馬抽回手,站起身去了內室。
  
      女君被這突如其來的冷漠弄得微微怔了一下,她看了眼桌上的藥碗,最終沒說什么,也起身進了屋。
  
      女君是南詔帝姬,按皇族規矩,駙馬有自己單獨的院落,只在她宣駙馬侍寢時駙馬才能進入她的院子,不過女君從未在這個男人身上用過皇族的規矩。
  
      一則,她用情至深,二則,他也是一位皇族。
  
      女君熄了燈,挑開帳幔躺在了駙馬的身旁。
  
      月光幽幽,夜色靜雅。
  
      駙馬側著身子,面朝里背對著女君。
  
      女君隱約感覺二人的距離不如往常親近,她便朝里靠了靠。
  
      尋常女兒家或許矜持放部下顏面,可她是女君,這天下未來的君主,她不會拿世俗的眼光與規矩委屈自己。
  
      “駙馬。”她輕輕靠近了他,語氣里透著一股溫柔的繾綣,“我們再要個孩子吧。”
  
      駙馬卻并沒有回應她,只是淡淡地說道:“我有些累了。”
  
      黑暗中,女君的睫羽顫了顫。
  
      她手頓在半空,半晌,輕輕地落下:“那好,早點歇息,來日方長。”
  
      一夜,二人無話。
  
      天蒙蒙亮時,女君幽幽地轉醒了,她今日不必早朝,因此沒有下人叫醒她,以往這個時辰駙馬也都是未起的,然而今早駙馬卻不早。
  
      女君摸了摸冷冰冰的床側,似乎是離開許久了。
  
      女君蹙了蹙眉,喚來侍女:“駙馬呢?”
  
      侍女道:“在書房。”
  
      “幾時起的?”
  
      “才起,不到半個時辰。”
  
      女君放下心來,在侍女的服侍下洗漱了一番,換上優雅別致的衣裳,梳了個精致的發髻,這才轉身去了書房。
  
      駙馬正伏案看著那本《國策論》。
  
      女君又松了一口氣。
  
      駙馬是書癡,不必為她處理國事的日子總會一個人沉浸在書海里,昨夜沒看成,會起個大早來看倒也說得過去。
  
      只是駙馬的態度……
  
      想到昨夜的冷淡,女君覺得自己是不是有必要查探一下駙馬的行蹤?
  
      “你來了?”駙馬抬起頭,沖她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
  
      他戴著面具,一雙眼睛卻亮得逼人,他笑起來,整個世界都仿佛變得溫柔了。
  
      女君暗道自己多心了,駙馬還是她的駙馬,是她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駙馬放下手中的書:“肚子餓了沒?我讓人傳膳。”
  
      她含笑點點頭:“好。”
  
      早膳是駙馬吩咐的,菜式不多,卻樣樣精致。
  
      駙馬夾了一塊澆汁過后的肉絲放進她碗里:“你嘗嘗。”
  
      女君從善如流地嘗了一口。
  
      “味道如何?”駙馬問。
  
      女君很是喜歡地嗯了一聲:“肉質有些勁道,但很入味兒。”
  
      “再多吃一點。”駙馬又給她夾了幾筷子。
  
      女君被駙馬照顧得心都化了,她將盤子里的肉絲一點不剩地吃完,見駙馬只顧著給她夾菜自己卻不吃,忙給他也夾了一筷子。
  
      駙馬道:“我不吃蛇肉。”
  
      女君一怔,難以置信地看著盤子里被自己吃了一半的肉:“你說這是蛇、蛇肉?”
  
      駙馬道:“是啊,我記得你喜歡吃,于是讓廚房做了。”
  
      “嘔——”
  
      女君捂住胸口,猛得干嘔了起來。
  
      駙馬的目光一點點地暗下來了。
  
      要去懷疑自己的枕邊人并不容易,尤其這個人還對自己好到了極致,可隱瞞他去見過燕九朝的事、給他下噬魂草的事、以及她與他那部分微弱的記憶有所差池的事……都讓他心里像是扎進了一根刺。
  
      若說她喜食蛇肉的事是他記錯了,那么前兩件是鐵證如山的,她會是無辜的嗎?
  
      除了她,誰能在他的湯藥里動手腳?
  
      除了她,誰能讓整個女君府瞞著他?
  
      駙馬只覺一股寒氣自腳底涌了上來!
  
      他再一次看向自己的妻子,忽然覺得她有些陌生,而也不知是不是遷怒的緣故,他再看這座府邸,似乎也感到了一股陌生。
  
      他究竟是誰?
  
      她是不是他的梓君?
  
      琮兒……又是不是他的琮兒?
  
      駙馬的腦袋里像進了一個不停旋轉的錐子,疼得他整張臉都白了。
  
      女君終于堪堪壓制住了胃里的翻滾,她不明白今早是個試探還是巧合,她朝駙馬看了過來,就見駙馬面色慘白的樣子,她眸光一顫,探出手扶住駙馬的胳膊:“駙馬你怎么……”
  
      話未說完,駙馬本能地站起身來,甩開了她胳膊。
  
      駙馬用一種難以言喻的陌生眼神看著她。
  
      若細細分辨,那股子陌生里似乎還透著一絲不寒而栗。
  
      她是他妻子啊,他為何要怕她?!
  
      女君到底不傻,結合昨晚這個人回府之后的異樣,再看看桌上的那碗蛇肉,她什么都明白過來了。
  
      他在試探她!
  
      他白日里都還好好的,不過是出了趟門子便對她起了疑心,他是又遇見了什么人嗎?是那個孩子嗎?!
  
      女君的指甲一點一點地掐進了肉里,她含淚道:“駙馬……你聽我解釋……我……”
  
      駙馬哇的吐出一口鮮血,兩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女君花容失色:“駙馬,駙馬,駙馬!來人!傳御醫——”
  
      ……
  
      整座女君府都轟動了,駙馬的身子除了剛來女君府那兩年似乎有些病弱,隨后一直還算康健,今早卻在用膳時吐血暈倒了——
  
      御醫來得很快,他鞋子都少穿了一只。
  
      駙馬已被人送回了房。
  
      他拎著醫藥箱入內:“微臣給……”
  
      女君冷冷地打斷他的話:“給什么給?快給駙馬看看!駙馬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們整個御醫局陪葬!”
  
      “是是是!”御醫嚇得直哆嗦,頭都顧不上磕,忙給駙馬把脈,“回殿下的話,駙馬是怒火攻心,痰阻氣滯,肺宣不暢才會吐血暈厥的。”
  
      “多久能治好?”女君壓根兒沒問能不能治。
  
      御醫抹了把冷汗,道:“臣、臣也不好說。”
  
      女君一記冷刀子打了過來。
  
      御醫趕忙又道:“快則一日,滿則三五日,微臣一定讓駙馬清醒過來。”
  
      女君沉聲道:“他醒可以,但有些事,他不必記得。”
  
      御醫驚道:“殿下!”
  
      “怎么?聽不明白嗎?”女君淡淡地問。
  
      “殿下,噬魂草不宜過量,否則損傷心智。”御醫語重心長道。
  
      女君冷冷地朝他看來:“今日多加一碗就是過量了?”
  
      御醫頓了頓:“那倒也不是。”
  
      女君不耐地擺擺手。
  
      御醫退下去給駙馬熬藥了。
  
      熬藥一事通常有藥童操持,可女君府的駙馬矜貴,一切都得御醫親力親為。
  
      湯藥熬好之后,等待湯藥涼下來的時辰里,御醫給駙馬施了針。
  
      駙馬的意識有了些微的蘇醒,只是渾身無力,連眼皮都只能睜開一條狹小的縫隙。
  
      “駙馬。”女君將駙馬扶坐起來,讓他靠在床頭,自己端了一碗藥來,細細地喂他,“喝了這碗藥,就什么煩惱也沒了。”
  
      “今晚發生的事夠多了,先讓他一個人靜靜吧,都住帝都,日后有的是機會,只是你……別再不記得他了。”
  
      別再不記得他了。
  
      別再不記得他的琮兒了……
  
      駙馬虛弱地看著女君,用所剩無幾的力氣,一把打掉她手中的藥碗!
  
      藥碗跌在地板上,發出嘭的一聲炸響。
  
      侍女們呼啦啦地跪了一地。
  
      女君看著濺了自己一身的藥汁,溫柔的神色一點點變得冷凝:“再去端一碗藥來!”
  
      “是!”一名侍女麻溜兒地去了,不多時便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藥汁。
  
      駙馬又要伸手去打翻它。
  
      女君正色道:“你再打,我可以再熬,你看看是你的力氣多,還是我的藥多!”
  
      駙馬憎惡地看著女君。
  
      女君掐住他下巴,把藥一股腦兒地給他灌了進去……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