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 > V306 國君上門,父女相見

V306 國君上門,父女相見


  
      出了這么大的事,國君心煩意亂。
  
      馬車都行駛到宮門口了,他忽然將車夫叫住。
  
      車夫問道:“陛下,不回宮了嗎?”
  
      都到自個兒家門了。
  
      祭壇的事鬧得太大,宮里只怕已經得了消息,他這會子回去,迎接自己的不是蕓妃的無理取鬧就是皇后的聲淚控訴,他雖是國君,也是個普通的男人,遇上這種事,偶爾也會想要逃避。
  
      他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陽穴:“去蠱殿。”
  
      “是。”
  
      車夫調轉方向,將馬車駛離皇宮,前往了數十里外的蠱殿。
  
      蠱殿起了一場大火,少了幾座院子,其中就有孔蠱老的院落。
  
      孔蠱老年事已高,換太遠他不習慣,便搬去了一墻之隔的藥園。
  
      藥園里種植著珍惜的藥草,多半是蠱山采來的,作養蠱訓蠱之用,園子后方有座小茅屋,孔蠱老如今就住那邊。
  
      小茅屋簡陋,收拾得卻異常整潔。
  
      孔蠱老在屋子里打了會兒座,拎上水壺,去院子里澆灌藥草。
  
      他步履蹣跚,動作遲緩,國君抵達藥園時,他才剛澆了一小壟。
  
      國君見他澆得吃力,不免蹙了蹙眉道:“何苦來?又不是沒人做,這種小事也需要你親自動手嗎?”
  
      孔蠱老年邁的身子轉過來,含笑看了國君一眼,道:“是陛下來了。”
  
      國君走上前,要去幫他把手里的水壺拿下來,他卻指了指一旁的水缸道:“那里還要一個。”
  
      我真不是想幫你澆水的國君:“……”
  
      國君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走過去拿起水壺,在水缸里打了水,和一道澆灌起來。
  
      國君的手腳麻利多了,但為與他步調一致,沒澆灌得太快。
  
      孔蠱老一邊灌溉藥草,一邊問道:“今日不是祭天嗎?陛下怎么這么快回來了?是發生了什么事嗎?”
  
      國君有口難言。
  
      一株藥草的根部長了雜草,孔蠱老把水壺放在地上,用枯瘦的老手將雜草拔掉了。
  
      拔掉的雜草他沒亂扔,而是小心翼翼地裝進了掛在腰間的布袋。
  
      “這是為何?”國君不解地問。
  
      孔蠱老笑著道:“雜草生命力太頑強,扔地里會接著長。”頓了頓,毫無預兆地說道,“那孩子也是這樣吧。”
  
      國君一愣。
  
      孔蠱老接著道:“一出生就讓人從自家地里拔了起來,扔得遠遠兒的,但也還是長得很好。”
  
      國君明白他在說誰了,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接話,忽然又聽得孔蠱老掂了掂腰間的布袋,說:“得燒掉啊。”
  
      燒掉……那孩子?
  
      國君打了個哆嗦!
  
      孔蠱老笑著看了他一眼,指指布袋里的雜草道:“我說這個。”
  
      國君讓他嚇得冷汗都出來了。
  
      當初就算再不稀罕那孩子,也終究是南詔子民,他沒想過取她性命。
  
      “但也是一樣的理。”孔蠱老說,“明知在哪兒都能長,只不過從一個地方挪到另一個地方,心里其實也想過她會回來的吧。”
  
      不論是帶著恨意歸來,還是為相認而來。
  
      國君沒接話,而是話鋒一轉道:“您身子可好?走水時聽說您在外頭擔水,也虧得您有勤勞的習慣,才沒坐在屋里遭受波及。”
  
      孔蠱老嘆道:“時也運也,運也命也。”
  
      他說罷,拾起地上的水壺,繼續澆灌起來。
  
      國君原地頓了頓:“我原也信命,如今……”
  
      “如今就不信了?”孔蠱老替他把話說完。
  
      國君的心里一片迷茫,如果“時也運也,運也命也”這句話是真的,那么南詔兩個帝姬的經歷又該作何解釋?她倆活出了與命格截然不同的日子,這一切是怎么發生的,是誰克了誰,還是南詔的氣數當真已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圣物找到了。”
  
      國君原本想說說祭壇的事,可話到唇邊無論如何也開不了口,他無法說自己疼了那么多年的小女兒竟做出如此令人寒心發指的事情。
  
      她愧為帝姬。
  
      孔蠱老這把年紀的人了,還有誰能在他面前藏住心事,可國君不愿說,他也就識趣地沒有追問,只順著國君的話道:“誰找到的?”
  
      國君張了張嘴:“她女兒。”
  
      他記得赫連北冥叫她阿婉,他也想這么叫她,卻沒叫出口。
  
      孔蠱老不難聽出那個“她”是誰,點了點頭,道:“原就是通過她才得到的,如今落在她女兒手里,也算是物歸原主了。”
  
      “這怎么能叫物歸原主?”國君覺著這個定義不對。
  
      孔蠱老笑了笑,沒與他爭辯。
  
      孔蠱老約莫是為數不多并不大順著他的人,與孔蠱老說話時常會碰釘子,饒是如此,國君也總來找虐,他自己都服氣。
  
      國君嘆息一聲,又道:“圣物在那丫頭手里,變得比從前強大了。”
  
      這是瞎子也能看出來的事,就連蠱后都比傳聞中的強大,想來也是讓那丫頭養了一段時日的緣故。
  
      孔蠱老道:“啊,聽你這么說,我倒想見見那丫頭了。”
  
      “她連我都不肯見。”國君想起俞婉的語氣與眼神,心里五味雜陳。
  
      孔蠱老這會兒有心思打趣他了:“我說什么來著?求也求不回了吧。”
  
      “朕是國君。”
  
      “稀罕你,你就是國君,不稀罕你,你就是隔壁的國君。”
  
      國君仔細琢磨了一番孔蠱老的話,銀牙一咬。
  
      忘記俞邵青是大周的侯爺了!
  
      燕九朝更是大周的皇族世子!
  
      一個弄不好,她們娘倆回了大周,他可不真成鄰國的國君了?
  
      國君整個人都不好了!
  
      小帝姬出了這么岔子,罪不容恕,想要扶正需要的代價太大了,如果國君別無選擇,或許會考慮越過她,直接冊立南宮璃,偏偏這時,擁有圣物的俞婉出現了。
  
      因為這個女兒,以及三個七丈小蠱老,民間對于大帝姬的風向一下子轉變了。
  
      大帝姬只是擁有災星命格,為人卻沒出差錯,況且她命格里的煞數,都能通過俞婉與三個小蠱老來彌補。
  
      這么一看,大帝姬一脈,反而成了比南宮雁母子更能穩定民心的存在。
  
      當然,這是從南詔的國運考慮,若是從私心來說——
  
      思量間,孔蠱老忽然拍拍他肩膀:“時辰不早了,我要歇會兒了,國君請回吧。”
  
      國君點點頭。
  
      “扶我一把。”孔蠱老將手遞給了國君。
  
      國君把他扶小茅屋。
  
      孔蠱老自柜子里拿出一個包裹,遞給國君道:“送你的,見那孩子時帶上。”
  
      國君沒當著他的面拆開,坐上馬車后才不疾不徐地打開了包裹。
  
      聽孔蠱老的話,里頭裝著的應當是一個能幫著修復他與那孩子關系的東西。
  
      哪知等國君打開一瞧,卻是一個搓衣板!
  
      目瞪口呆的國君:“……”
  
      拼命躺尸的搓衣板:“……”
  
      ……
  
      國君氣壞了。
  
      發誓這輩子都不要去找那個老東西了!
  
      國君將搓衣板冷冷地扔到了車座下。
  
      被摔得哐啷作響的搓衣板:“……”
  
      我特么是做錯了什么?
  
      “陛下,咱、咱們回宮嗎?”車夫聽到里頭的動靜,雖不知發生了什么,卻能感受到國君動怒了,他說話的聲音也低了起來。
  
      “回什么宮!”國君氣呼呼地說道,“去神將府!”頓了頓,強調道,“東府!”
  
      東府?
  
      蠱殿距離東府不近,趕過去都到飯點了,那個時辰上門是不是有點兒不大好啊?
  
      國君冷聲道:“愣著做什么!還不快去!”
  
      “是是是!”
  
      您是大爺!
  
      這就去!
  
      車夫勒緊韁繩,將馬車駕去了赫連府。
  
      國君想過了,他好歹是一國之君,那孩子再怨他,難道真能不認他?不認他她來南詔做什么?不認他她嫁給赫連家的二爺做什么?
  
      費了那么多心思,為的不就是回到他身邊,奪回屬于她的一切嗎?
  
      他給她這個機會就是了!
  
      “陛下,赫連東府到了。”車夫將馬車停在了赫連家的大門外。
  
      國君走下馬車來。
  
      好巧不巧的是,剛把俞邵青這樣那樣了好幾番、累得俞邵青呼呼大睡的小黑姜,正揣上打隔壁順來的銀票,優哉游哉去賭坊。
  
      嘎吱——
  
      門開了。
  
      小黑姜自門縫里探出一顆圓溜溜的小腦袋,四下一望,就望見了抬手扣門卻一下子僵在原地的國君。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