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絕品毒醫 > 第527章 走馬觀花
而秦飛揚卻繼續爆料:“對了,昨天花了二十億買毛料的人,他叫萬豐!而萬豐也是蕭逸飛的弟子!所以,這二十億,恐怕也要算在蕭逸飛的身上!也就是說,在公盤舉行之前,蕭逸飛就已經買下了價值三十億的毛料!”
  
  “啊!”
  
  這下現場更是沸騰一片。
  
  誰也沒想到,秦飛揚此時突然爆出如此巨料。
  
  這下,大家頓時好奇不已,互相詢問:“蕭逸飛在哪?蕭逸飛是誰?”
  
  此時位于后臺的貝安吉,卻嬌軀微震。
  
  驚訝而又驚喜地在人群中搜索蕭逸飛的身影。
  
  真是意外之喜啊!
  
  本來還擔心,要去哪里尋找蕭逸飛的下落,沒想到蕭逸飛居然就在公盤現場。
  
  這么說,他和自己一樣,千里迢迢從江城跑到騰城來,就是為了參加翡翠公盤嗎?
  
  這么看,自己跟他倒是挺有緣分的!
  
  忽然間,貝安吉美眸一亮。
  
  她已經在人群中,發現了蕭逸飛的身影。
  
  “沒錯!就是他!”
  
  這個時候,秦朝東在主席臺上坐不住了。
  
  起身開口道。
  
  “飛揚,你在搞什么?還不趕緊下去,不要胡鬧!”
  
  在秦朝東面前,秦飛揚以前一向表現得非常乖巧老實,然而,此時他卻意外的沒有聽秦朝東的話,繼續站在臺上道:“爺爺,這是我和蕭逸飛之間的私事,與秦朝珠寶并沒有多大的關系,您不用擔心。”
  
  秦朝東錯愕而惱怒,沉聲道:“秦飛揚……”
  
  哪知秦飛揚居然無視了秦朝東,朝著臺下蕭逸飛所在的位置,大聲說道:“蕭逸飛,大家都等著認識你呢?你還不上來跟大家見見面嗎?”
  
  “師傅,不用搭理他。”萬豐皺眉勸道。
  
  蕭逸飛笑了笑,道:“沒事!”
  
  萬眾矚目中,蕭逸飛登上了舞臺。
  
  看到登上舞臺的蕭逸飛,人群中的鄭浩然,不禁雙目閃亮。
  
  本來他就懷疑蕭逸飛就是那個姓蕭的人,現在終于證實,自己的猜測居然是真的。
  
  “呵呵,有趣……”鄭浩然好奇的笑了起來。
  
  舞臺上,秦飛揚問蕭逸飛。
  
  “蕭逸飛,你承認我們之間打賭的事情嗎?”
  
  蕭逸飛道:“沒錯,是有這么一回事。”
  
  秦飛揚道:“很好,既然你承認了,那咱們就當著所有人的面,來完成這個賭約。怎么樣?”
  
  蕭逸飛道:“可以!”
  
  得到蕭逸飛肯定的回復后,秦飛揚這才心滿意足的結束了鬧劇。
  
  等到二人下臺之后,秦紫菱面色慍怒的迎了上來:“秦飛揚,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我們明明已經立下賭約,你為什么還跑到臺上去鬧這一出戲?明明是你和我打賭,你干嘛故意針對逸飛?”
  
  秦飛揚呵呵笑道:“雖然立下了賭約,但是這樣也難免有人事后依然會反悔,所以,還不如索性公開出來,讓大家來監督!再說,誰讓我和大姐你都是秦家人呢,要是把我們同室操戈的事情曝光出去,那不是讓別人笑話我們秦家嗎?所以沒辦法,我只好把蕭醫生給搬了出來。”
  
  秦紫菱氣笑道:“說得好像很委屈似的,你不覺得這樣做很過分嗎?”
  
  秦飛揚不以為然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為了最后的勝利,不擇手段也在所難免。你們還是好好想想,怎么贏過我吧!”
  
  “你……”
  
  看著秦飛揚轉身離去,秦紫菱怒極無語。
  
  極為愧疚的道歉:“逸飛,對不起,我這個弟弟,哎……”
  
  蕭逸飛現在對秦飛揚也頗為反感,但是不至于遷怒秦紫菱,無所謂道:“沒什么,你弟弟說的對,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嘛,等到我們成了勝利者,他應該就安靜了!好了,我們還是去看看毛料吧!”
  
  蕭逸飛說完帶著萬豐,頂著各種異樣的目光,開始一一觀察公盤展示的翡翠毛料。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是毛料展示,以及翡翠商人投標的時間。
  
  現場的毛料,數量極多。
  
  就算再厲害的專家,也難以在一天時間內,對所有毛料進行細致的鑒定。
  
  所以毛料的展示期,一共有三天時間。
  
  而且,公盤不是拍賣會。
  
  這三天里,要是在現場難以做出決定,回去商量之后,再回來投標也行。
  
  蕭逸飛帶著萬豐秦紫菱穿行在眾多毛料之間。
  
  而在每塊毛料面前停留的時間,不到一秒鐘,基本上都是看一眼就走了過去。
  
  完全就是走馬觀花。
  
  好多正在暗中關注蕭逸飛的人,頓時都深感無語。
  
  “早就聽說這家伙購買毛料很隨便,看一眼就買走。”
  
  “他不會準備在公盤上,也像這樣買毛料吧?”
  
  “別說三十億了,就算三百億也要賠光啊!”
  
  秦紫菱在旁邊也看的一頭霧水,屢屢想要開口詢問,最后還是忍住了。
  
  就這樣,不到十分鐘時間,蕭逸飛就看完了所有毛料。
  
  “我們走吧!”蕭逸飛忽然說道,然后帶著萬豐朝著大門走去。
  
  “逸飛,我們要去哪?”秦紫菱迷惑的問道。
  
  萬豐嘿嘿一笑,替蕭逸飛說道:“當然是回家了。”
  
  “什么?回家?這里這么多毛料,我們還沒好好鑒定呢,怎么突然要回家呢?”
  
  “誰說沒鑒定?我師傅都已經鑒定完了啊!不回家,留在這里干什么。浪費時間嗎?”萬豐嘿嘿笑道。
  
  “什么?鑒定完啦?這怎么可能?”秦紫菱傻眼了。
  
  有這樣鑒定毛料的嗎?
  
  雖然她前天已經在交易市場,見到過蕭逸飛購買毛料時的草率舉動,可是沒想到蕭逸飛居然將這種風格,帶到了公盤現場。
  
  按照這種鑒定毛料的方式,自己有贏的可能嗎?
  
  而就在她發愣的時候,蕭逸飛和萬豐卻已經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秦紫菱望著他們師徒二人的背影,呆愣無語。
  
  她此時忽然感覺非常荒唐。
  
  “自己不會信錯了人吧?”
  
  “這個蕭逸飛,不會是自己弟弟的同伙,兩人聯手設套,騙自己上鉤吧?”
  
  一時間,她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起來。
  
  最終,她還是貝牙緊咬,快步跟了上去。
  
  而一直在關注他們的人,看到他們三人這么快就離開了公盤現場,頓時有些迷糊。
  
  “這是什么情況?”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