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絕品毒醫 > 第755章 看誰叫的人多
眼看安心拿著小刀繼續朝自己沖來,唐如雷隨便一伸手,就抓住了她異常纖細的胳膊。
  
  厲聲道:“好啊,居然敢弄傷本少爺,本少爺現在就讓你也出出血。”
  
  說完,將安心手上的鉛筆刀一把奪下來,扔得遠遠的之后,將其一把推倒在地上。
  
  隨著安心跌倒在草地上,唐如雷朝著遠處的手下說道。
  
  “給我打,把那小子打的連他姐都不認識!”
  
  “是!”
  
  七八名手下如狼似虎般朝著安順沖了上去,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而唐如雷則猙獰的朝著安心走了上去,邪惡的眼神,在她身上肆無忌憚地上下掃視著,嘴里帶著殘忍的獰笑。
  
  “本來還想憐香惜玉一番的,現在,本少爺只想快點見血……”
  
  說完就作勢朝安心身上壓下去。
  
  安心的眼睛里閃過一絲驚慌和絕望。
  
  同時感到很自責。
  
  自己實在是太沉不住氣了。
  
  剛剛只要再忍一忍,就能騙過對方,然后用刀將他挾持,逼他放過弟弟。
  
  可是,她本能的不想讓別的男人碰她的身體。
  
  因此才會提前露出破綻。
  
  她連忙爬起來就跑。
  
  朝著安順的地方跑去。
  
  不管自己最后怎么樣,都要保護弟弟不被人傷害。
  
  但是唐如雷早就防著她,一把抓住了她的腳踝,獰笑著,正要將她拽到自己身邊,忽然間,“嗖”的一聲,一道寒光閃過,唐如雷猛然感到手背一陣刺痛,好像又被人割了一刀似的,慘叫著松開了手。
  
  “賤女人……”
  
  唐如雷以為又是被安心給暗傷了,正要破口大罵時,卻發現自己的手背上,扎著一根顫巍巍的銀色細針。
  
  原來剛才的刺痛,就是被這根銀針所傷。
  
  而且他也反應過來,剛才安心根本沒有攻擊他的機會,那么,這根銀針是怎么來的?
  
  就在這時,耳邊忽然傳來一陣此起彼伏的慘叫聲。
  
  遠處,一道身影忽然從暗中閃射而出,將正在圍毆安順的那些手下一一打翻在地,將安順解救了出來。
  
  轉眼間,六七個手下,就這樣被一個人給打倒在地,這讓唐如雷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連手背上的銀針都忘了拔出來。
  
  直到看見那人將安順從地上扶起,又將趁機跑到他面前的安心也扶起來,然后冷冷的看著自己,唐如雷這才驚醒了過來。
  
  沖著對方質問道:“你是什么人……等等,是你?”
  
  唐如雷認出了對方。
  
  就是上次在酒店門口,出手救了安順的那個人。
  
  記得當時安順好像稱呼此人為蕭醫生。
  
  認出這位蕭醫生之后,唐如雷感到相當的憤怒。
  
  本來上次這個蕭醫生,從他眼皮子底下救走了萬豐,就已經讓他感到相當的憤怒了。
  
  后來他也曾派人去調查這個蕭醫生的下落,結果卻沒有查到對方的底細,所以沒能找到報仇的機會。
  
  沒想到此時此刻,此人居然再一次主動出現了。
  
  而且一出現,就又打傷了他的人,還在他眼皮子底下,又一次把安順給救了。
  
  甚至比上次還多救了一個安心。
  
  因此,唐如雷此時心里頓時感到怒火中燒,如果不是忌憚對方的實力太強,他早就已經下令讓人動手了。
  
  唐如雷拔掉了手背上的銀針,狠狠的怒視著對面的蕭醫生。
  
  “又是你!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居然專門在跟我作對?你知道我是誰嗎?居然敢屢次壞我好事!”
  
  蕭逸飛淡淡的說道:“堂堂的唐家二少爺嘛,江城誰不認識?”
  
  唐如雷道:“你既然認識我,那就應該知道跟我作對的下場,我勸你乖乖的把這對姐弟交給我,否則,我讓你知道我們唐家的厲害。”
  
  蕭逸飛淡淡道:“唐家有多厲害,我心里很清楚,不過,你又知道我是誰嗎?”
  
  唐如雷不屑道:“不就是一個醫生嗎?還能是誰?就算你是江城醫院的醫生,那也還是一個窮醫生!”
  
  這時,旁邊一名手下說道:“雷少,這家伙好像是最近特別火的蕭神醫。”
  
  “哦,居然還是一位神醫,不錯嘛。”不屑的調侃了一句之后,唐如雷臉色一沉,森然道,“可是,你要是得罪了我,別說是神醫了,就算是醫生,你也別想繼續當下去。”
  
  蕭逸飛呵呵一笑,道:“其實,我除了是一名醫生之外,還是安順的師傅。”
  
  唐如雷目光一閃,冷笑道:“這么說,你今天是想給你的徒弟強出頭嗎?哼,別以為你身手不錯,就是天下無敵,就算你再能打,一個打十個,那么,你能夠打得過二十人嗎?告訴你,別說是二十人,我只要一個電話,就能叫來更多的人。到時候任你有三頭六臂,也逃不掉!”
  
  蕭逸飛呵呵一笑,道:“你還要打電話叫人嗎?我現在隨隨便便一叫,就能至少叫兩百個人出來。”
  
  “哈哈哈!”唐如雷一陣爆笑。
  
  連旁邊的手下,此時也都哄笑不已。
  
  “真尼瑪會吹牛!還兩百人,就算你現在能叫二十個人出來,那都算你厲害!你要是現在真能叫出兩百人,我唐如雷,以后跟你姓。”
  
  蕭逸飛平靜道:“那好!我現在就叫人!”
  
  唐如雷冷笑道:“你叫啊,趕緊的,越多越好!”
  
  蕭逸飛點點頭,道:“出來吧!”
  
  現場一片靜寂。
  
  沒有任何聲音。
  
  對此,唐如雷早有所料,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起來。
  
  不過都是嘲笑。
  
  旁邊的手下們,也都跟著哈哈大笑起來,像看傻瓜一樣看著蕭逸飛。
  
  心里暗道,真尼瑪裝逼啊!
  
  不是叫人嗎?現在人在哪里?
  
  可是就在這時,從蕭逸飛身后的夜幕中,非常突兀的走出來一個人影。
  
  不等唐如雷和他的手下反應過來,就發現又有一道人影從夜幕中走了出來。
  
  馬上又是一人……
  
  十人……
  
  二十人……
  
  三十人……
  
  五十人……
  
  一百……
  
  轉眼間,浩浩蕩蕩的,在蕭逸飛身后,站滿了兩百多人。
  
  所有人都目光凌厲地看著他們。
  
  雖然一言不發,但是眼神如箭,將他們心里的勇氣,射的千瘡百孔。
  
  現場一片死寂!
  
  落針可聞!
  
  咣當!
  
  一把匕首脫手而出,掉在了水泥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望著對面密密麻麻的身影,感受著對方如刀似劍般的銳利眼神。
  
  所有小弟的臉色,全都變得一片雪白,眼睛里滿是恐懼之色。
  
  至于唐如雷,額頭上早已滿是冷汗……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