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絕品毒醫 > 第1039章 唯利是圖
相比較周圍的人,這幾個年輕人,打扮得的確非常怪異。
  
  黑衣,黑褲,黑布鞋。
  
  全身上下一身黑。
  
  聽到萬星的喊聲,這些黑衣年輕人們,紛紛朝這邊走了過來。
  
  領頭的年輕人,個子很高,長著一張馬臉。
  
  上下打量著萬星,問:“你就是萬師弟嗎?看來師傅說的沒錯,你果然是長得一表人才啊。”
  
  這些黑衣年輕人,就是萬星口中說的,身份更尊貴的客人。
  
  而這位馬臉師兄,正是萬星師傅的大弟子,也就是萬星的大師兄,吳成雄。
  
  萬星聽到吳成雄的話之后,心里感到暗爽不已。
  
  連忙給眾位師兄行禮,道:“大師兄和幾位師兄遠道而來,一定辛苦了,師傅他老人家正在府上等著大家,不如請諸位跟我一起回府吧?”
  
  “好。我們走吧。”
  
  吳成雄一邊說著,目光一邊在眾人身上掃過。
  
  等視線落到夢露身上時,頓時雙目一亮。
  
  身為武修者的他,在欣賞美女方面,自然也是高人一等。
  
  普通美女,很難讓他動心。
  
  但是眼前的夢露,不但擁有絕美仙姿,而且氣質非凡。
  
  雖然不是武修者,但是卻擁有著比女性武修者還要更加超凡的氣質。
  
  就算他身為武修者,此時也不禁怦然心動,對夢露一見鐘情。
  
  “沒想到這俗世間,竟然也有如此女子!更沒想到,才下飛機,就給了我一個這么大的驚喜!”
  
  忍不住目光灼熱的望著夢露,嘴里開口問萬星:“萬師弟,這位美女是誰啊?怎么不給我們介紹一下呢?”
  
  吳成雄此時眼中的灼熱光芒,不但周圍人能夠看見,萬星自然也看的一清二楚。
  
  忙道:“這是我的一個遠房表妹,叫夢露。小露,還不快過來見過我大師兄。”
  
  而看到大師兄似乎對夢露頗感興趣,萬星心里頓時感到很是高興。
  
  心里做著美夢。
  
  “雖然自己成為了師傅的弟子,加入了陰山派,但是,無論是在師傅名下的眾多弟子當中,還是門派之類,都是徹徹底底的新人,地位非常低下。”
  
  “而要是能夠讓夢露嫁給大師兄,哪怕只是給大師兄做妾,到時候,自己和大師兄就算是姻親了。”
  
  “這樣一來,自己在眾師兄弟當中,以及門派內的地位,都將會水漲船高。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萬家來說,絕對都是天大的好事。”
  
  “而且,這對小露,甚至夢家來說,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畢竟小露只是凡人,能夠嫁給一名武修者為妾為妻,那是她幾輩子才能修來的福氣。”
  
  “而夢叔叔他們,想必也會因為多了一個武修者女婿,而高興不已。”
  
  “所以這段姻緣要是能夠結成,不管是小露,還是夢叔叔他們,肯定都要對我感激不盡。”
  
  想到諸多好處,萬星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撮合夢露和大師兄。
  
  甚至覺得如果不能將他們撮合到一起,那么就算是他的巨大損失。
  
  而他正做著美夢呢,哪里知道,夢露聽到他的話之后,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目光清冷,不發一言,完全沒有要開口跟吳成雄打招呼的意思。
  
  甚至好像完全無視了他的話。
  
  萬星笑臉一僵。
  
  以為夢露之所以不為所動,是因為不知道自己大師兄的身份不凡,于是連忙說道。
  
  “小露,我這位大師兄,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一名武修者。你知道武修者是什么嗎?要是不知道,可以問問夢叔叔,相信夢叔叔肯定知道。”
  
  什么?這些人是武修者?
  
  夢千里聽到萬星的話,面色微變。
  
  他當然知道武修者是什么。
  
  這個時候,他終于明白,之前萬星為什么會說,這些客人的身份更高貴了。
  
  也明白萬星居然有幸拜了一位武修者為師。
  
  只是,眼看萬星的武修者大師兄,居然看上了自己女兒,夢千里心里并沒有什么高興的想法,反而憂心忡忡。
  
  他和妻子,現在對蕭逸飛這個準女婿,都感到非常滿意,很希望兩個孩子能夠步入婚姻的殿堂,一直這樣和和美美生活在一起。
  
  既不想橫生枝節。
  
  也沒有興趣再招一個武修者為女婿。
  
  “哎,早知道的話,就不該帶小露和逸飛來京城了。這樣就不會出現現在這樣的麻煩事了。”夢千里后悔的想道。
  
  他現在只希望,萬星這位大師兄,只是一時興起,很快就會對自己女兒失去興趣。
  
  但是這顯然是不實際的事情。
  
  此時夢露則淡淡回應萬星道:“他是不是武修者,和我有什么關系?”
  
  萬星笑道:“當然有關系了。小露,之前我不是說,要給你介紹京城的豪門公子嗎?而這些豪門公子,與我大師兄相比,簡直就是不值一提。所以,不如我直接把大師兄介紹給你,你們試著交往看看?”
  
  夢露上下打量了吳成雄一眼,旋即不屑道:“算了吧,不管怎么看,他連我老公一根毫毛都比不過,我又不傻,干嘛要扔下西瓜撿芝麻。”
  
  這完全就是實話實說。
  
  在了解了蕭逸飛的秘密之后,夢露已經知道,這世上不管是什么武修者還是文修者,都不能與自己老公相提并論。
  
  再說,就算蕭逸飛真的比不過這個大師兄,她也依然會選擇蕭逸飛。
  
  聽到她的話,萬豐卻急了:“小露,你胡說什么啊?你怎么能這樣說話呢?小露,我這都是為你好,你不要太不識好歹!再說,這蕭逸飛何德何能,能夠跟我大師兄相提并論?就算一萬個他加起來,也比不上我大師兄一根毫毛。”
  
  蕭逸飛本來不想搭理萬星。
  
  而此時此刻,卻實在是被萬星的無恥給惡心到了。
  
  他一眼就能看穿萬星在打什么主意。
  
  看到萬星身為夢露的表哥,卻為了他自身的利益,打著為夢露著想的幌子,干著拉皮條的事情,也正是夠無恥的。
  
  而且,萬星才剛剛有幸成為武修者,就已經開始目中無人,并且唯利是圖,不擇手段了。
  
  以后那還了得!
  
  冷聲道:“萬……”
  
  哪知道他剛開口,萬星就冷哼一聲,不屑的打斷道:“你算什么東西?這個時候,哪有你說話的份!”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