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絕品毒醫 > 第1732章 老糊涂了
    所有人都被震傻了。
  
      而唐四少更是不例外。
  
      安心說的話,和她做的事情,已經不是當場打他的臉那么簡單了,而是在將他的臉,使勁往地上按,而且還在地上不斷的摩擦,磨掉他的臉皮,讓他沒臉見人!
  
      他不知道泡過多少美女,交往過多少女朋友,玩弄過多少女人,可是,以往每次都是他玩玩就扔,說分手就分手,想拋棄就拋棄,從來都是他占據主動,什么時候被女人這樣嫌棄,鄙夷過。
  
      這樣的第一次,簡直讓他氣到發瘋,氣到發狂,忍無可忍!
  
      唐四少更是怒火中燒,眼睛里快要噴出火來。
  
      咬牙切齒,面目猙獰,一字一句的對安心道:“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安心不以為然,輕飄飄的說道:“同樣的話,我才懶得重復第二遍,你要是不愿意接受現實,那就隨你。易先生,走,我陪你去那邊坐坐。”
  
      說著主動走過來,伸手抱住蕭逸飛的胳膊。
  
      抱得很緊!
  
      貼得更近!
  
      似乎生怕蕭逸飛會逃走一樣,雙手將蕭逸飛胳膊抱得很緊。
  
      而且,將小小的嬌軀,緊緊的貼在蕭逸飛的胳膊上,近得仿佛連體嬰兒一樣。
  
      就連那對小巧的峰巒,被蕭逸飛的胳膊抵得變形,也似乎渾然不知。
  
      蕭逸飛正有無數問題想要問她,此時,自然不會拒絕,點頭道:“好,我們走吧!”
  
      說完就準備帶著安心離開。
  
  
      到一旁,問個究竟!
  
      但是!
  
      “啪!”
  
      唐四少終于忍不住,徹底爆炸了!
  
      直接一把捏爆了手中的酒杯!
  
      玻璃飛濺中,沾滿紅色液體的右手,宛如利爪一般,朝著安心的胳膊抓來。
  
      這一抓,又快又狠。
  
      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快要抓到她的胳膊,而且,一旦被抓住,恐怕安心就別想掙脫!
  
      安心身體頓時繃緊,眸中精芒畢現。
  
      正準備做出反應時,卻忽然感受到了身邊男人雄渾的身軀,于是,緊繃的神經,立刻放松下來。
  
      看著唐四少的眼神,從警惕變成了不屑,嘴角輕挑,浮現起一絲淡淡的,輕蔑的笑容。
  
      而此時的唐四少,指爪已經快要挨上了安心的衣袖,馬上就要將安心纖細的胳膊,抓在手中!
  
      可是,驀然間,一只手從旁邊斜插上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啊!”
  
      唐四少頓時發出一聲驚呼!
  
      感覺手腕仿佛被巨大的鐵鉗夾住,骨頭都快斷裂,劇痛難忍,而且難以動彈。
  
      更別談繼續抓住安心的胳膊了!
  
      這樣的異變,實在是發生得太突然了。
  
      旁人原本還以為,這下安心要糟糕了呢。
  
  
      要是落入唐四少的手上,肯定要吃不小的苦頭。
  
      哪里知道,最后倒霉的竟然是唐四少自己。
  
      再等大家看見,此時突然出手抓住唐四少的人,赫然正是那個易云時,頓時既覺得意外,又感到理所當然!
  
      而不等旁人反應過來,此時的唐四少,就在劇痛難忍之下,一邊拼命想要將胳膊從對方控制下抽離出來,一邊大聲叫道:“放開我!快放開我!”
  
      嘴里還疼得倒抽冷氣!
  
      蕭逸飛如他所愿,直接撒手。
  
      唐四少哪里想到,對方如此干脆,結果一時不慎,整個人差點向后摔倒,直到連續后退好幾米遠之后,這才堪堪站定。
  
      一邊連忙揉著胳膊,減緩痛處,一邊怒視著蕭逸飛:“哼!易云,我看在大家同為玄天門弟子的面子上,才對你一直忍讓,你不要不識好歹,得寸進尺!你要是識趣的話,就把這個臭女人交給我,不然,別怪我翻臉?”
  
      盛怒之下,他已經顧不上周圍還有很多外人,直接說出了玄天門這三個字。
  
      張弘毅等人還好。
  
      早就聽說過這個門派的名字。
  
      周思澤等人,卻是第一次聽說,頓時一頭霧水。
  
      連安心,此時也皺起眉頭。
  
      至于蕭逸飛,則神色淡然道:“我什么時候說過,我是玄天門弟子?”
  
      “什么?”
  
      唐四少身子一震,愕然道:“你不是玄天門弟子?那你是什么人?”
  
      說到這里,唐四少頓時感到非常憤怒。
  
  
      之前,就是誤以為這些人是玄天門的人,他才會對他們熱情有加,處處忍讓。
  
      結果現在告訴他,這些人壓根就不是玄天門弟子?
  
      該死!
  
      “唐老,還是你說,他們到底是什么人?”唐四少直接詢問唐三才。
  
      心里也對唐三才感到非常不滿。
  
      怪唐三才沒有提前告訴他,這些人與玄天門壓根就什么關系,否則,他就不會因為受到誤導,而產生誤會。
  
      唐三才聽到詢問,開口準備回話。
  
      這時,身子驀然一顫,就好像突然從沉睡中驚醒一樣,眼神忽然變得清晰了許多。但是眼睛里面,也充滿了茫然。
  
      四處張望了一陣之后,等到周圍的景象,映入眼眠時,不禁感到更加迷茫起來。
  
      特別是看到對面,此時滿臉憤怒的唐四少時,頓時驚訝的失聲道:“四少,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會在這里?”
  
      “啥?”
  
      所有人頓時傻眼。
  
      被唐三才的反應,搞得一頭霧水。
  
      完全搞不懂,他這是在搞什么鬼。
  
      唐四少也是莫名其妙,本來就感到不爽,現在更是怒道:“你問我,我去問誰?唐老,你到底在搞什么鬼?還有,這些人到底都是什么人,你為什么會將他們帶到島上來?”
  
      “他們?什么他們?”唐三才更加迷茫了。
  
      可是,下一刻,他就看到了蕭逸飛。
  
      也看到了張弘毅等人。
  
      于是,他立刻傻眼了。
  
      仿佛愣了足足一個世紀之久,這才驚醒過來,驚叫道:“你們,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唐四少簡直快氣爆了。
  
      吼道:“唐三才,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他們可是你親自帶到島上來的,而且,還口口聲聲說他們是你的貴客!你現在居然問他們怎么會在這里,你是老糊涂了嗎?”
  
      “什么?是我帶他們上島的?不可能!這不可能啊!我怎么可能這樣做?”唐三才連連搖頭道。
  
      整個人已經快要懵逼了!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