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絕品毒醫 > 第1852章 解除婚約
    第1852章無人繼承
  
      大家都認為,蕭逸飛是在故意裝傻。
  
      想利用圣眷來脫罪。
  
      鐵劍飛更是冷哼一聲,朝著金龍大帝拜倒道:“圣上,這成凌飛仗著圣眷,肆意妄為,不敬兄長,將犬子和舅兄先后打殘打死,其罪當誅,還望圣上做主,解除小女蘭心和成凌飛的婚約,并且替鐵家討回公道!”
  
      蕭逸飛一聽此言,連忙說道:“圣上,萬萬不可!我們成家現在就剩我一棵獨苗,家里還指望著我傳宗接代呢,所以怎么能解除我和蘭心妹妹的婚約呢?這樣我們成家豈不是就要斷后啦?圣上,您也不愿看到堂堂衛國公的爵位,日后無人繼承吧?這件事若是傳開,會讓人怎么想呢?”
  
      鐵劍飛一聽這話,臉色頓時宛如便秘一樣難看。
  
      只覺得蕭逸飛這番話,越聽越覺得別扭。好像自己的寶貝女兒,在蕭逸飛的眼里,居然只是拿來生育后代的工具。
  
      這讓他如何能忍?
  
      那金天揚眼里,也是怒芒爆閃。
  
      沒想到蕭逸飛此時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可是馬上,鐵劍飛和金天揚二人,想到蕭逸飛最后那句話,心里頓時全都咯噔一跳,大叫糟糕。
  
      的確,如今的成家,除了臥病在床的成子龍之外,就只剩下了成凌飛這唯一一個男丁。
  
      一旦成凌飛死了,那么成家徹底后繼無人。
  
      這樣一來,等到成子龍病逝,那么衛國公這個爵位,就將面臨無人繼承的情況。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而是國家大事!
  
      雖然現在上至王公,下至賤民,都將成凌飛當成笑話,只要提起成凌飛,都稱之為“成家廢少”,但是,沒有任何人敢當眾笑話成家,笑話成子龍這位衛國公。
  
      因為,在當初金龍國還不是第一大國的時候,曾一度被敵國大軍殺至金鱗城下,面臨滅頂之災。連剛剛登基不久的金龍大帝,也差點成為亡國之主。
  
      就在大廈將傾的危機關頭,成子龍憑借一己之力,率領大軍及時趕到,神奇般的以少勝多,力挽狂瀾,保住了皇城,也保住了金龍國的根基,和金龍大帝的皇位。
  
      為此,成子龍才被賜予衛國公的爵位。
  
      后來,成子龍這位衛國公,更是率領大軍,南征北戰,不但消滅了敵國,而且還吞并了周圍的幾個國家,讓金龍國成為了第一大國,可謂戰功顯赫。
  
      可以說,沒有成子龍,就沒有金龍國的今天。
  
      而“衛國公”這三個字,代表的也不僅僅只是一個爵位,還代表著更多更深的意義!
  
      正因如此,時至今日,就算現在成子龍臥病在床,他在民間和朝堂上,可是都擁有著相當的威望。
  
      而且,如果衛國公的爵位,就這樣淪落到無人繼承的地步,不得不收回的話,還不知道會形成什么樣的影響。
  
      不管怎么說,也不管在哪個國家,當朝統治者,肯定都不會讓這樣的情況真的發生。
  
      這樣后果太嚴重。
  
  
      所以,眼前的金龍大帝,恐怕也不會為了替鐵家出頭,將成凌飛賜死,讓成家斷后。
  
      這樣一來,成凌飛這條命肯定是保住了。
  
      甚至在成凌飛沒有生下子嗣,不,生女兒都不行,是在沒有生出兒子之前,他都不能輕易的死掉。
  
      這是不是相當于有了一塊免死金牌?
  
      所以說,蕭逸飛剛才那最后一句話,威力非常驚人。
  
      可以說是一語定生死!
  
      而這樣的情況,自然不是鐵劍飛希望看到的,頓時急了,忙道:“圣上……”
  
      可是不等他把話說完,就被金龍大帝抬手阻止了。
  
      金龍大帝看著對面的蕭逸飛,目光有些深邃,說道:“凌飛,事已至此,你和蘭心的婚約,還是就這樣算了吧,日后朕再親自為你安排一門婚事。如何?”
  
      蕭逸飛道:“好吧,我聽圣上的!”
  
      “唉……”
  
      聽到蕭逸飛如此干脆的答應解除婚約,眾人反倒愣住了。
  
      連鐵劍飛也愣住了,有些沒反應過來。
  
      以前這成凌飛對自己女兒有多癡迷,那是誰都知道。
  
      可以說是處處跪舔。
  
      甚至明知道鐵家希望和成家解除婚約,可是這成凌飛卻偏偏裝傻,死活不愿意。
  
  
      所以,不管是鐵劍飛,金天揚,還是其他人,都以為此時此刻,成凌飛肯定還是老樣子,輕易不會松口,答應解除婚約。
  
      可是,偏偏蕭逸飛非常干脆利落的答應了。
  
      簡直沒有絲毫猶豫。
  
      連金龍大帝也錯愕不已,忍不住確認道:“凌飛,你真的愿意和蘭心解除婚約嗎?”
  
      蕭逸飛道:“是真的,既然圣上要親自替我安排一門婚事,那肯定比現在這個婚約要更好,我怎么會做出舍好取壞的傻事呢。”
  
      這一句話說出口,所有人臉色又陡然變得無比古怪。
  
      蕭逸飛的話,看似是吹捧圣上,但也是對鐵蘭心的貶低。
  
      潛含的意思是,鐵蘭心遠遠比不上圣上為他介紹的對象。
  
      而貶低鐵蘭心,也是在貶低鐵家啊。
  
      這簡直是在赤果果的羞辱鐵劍飛。
  
      于是,鐵劍飛更是暴怒,虎目圓瞪,怒喝道:“成凌飛……”
  
      “好了!”
  
      金龍大帝打斷了鐵劍飛的怒喝,朝蕭逸飛說道:“好吧,凌飛,既然你也親口答應了,那你和蘭心解除婚約這件事,就這么定了!但是,凌飛,你打殘鐵熊,打死高云鵬的事情,又該怎么解釋呢?”
  
      蕭逸飛道:“我打傷鐵三哥這件事,的確有錯,我不該在鐵三哥差點快要殺死我的時候,為求自保,無奈反擊,我應該乖乖的站著不動,讓他打殘我,就像上次一樣,這樣就不會誤傷他了……”
  
      這番話說出口,大家的臉色又變得無比怪異。
  
      因為鐵熊受傷的前因后果,其實大家都已經非常清楚了。
  
      的確是鐵熊先跑去找成凌飛的麻煩,甚至出手傷人,結果反被打殘。
  
      甚至按照當時的情況,如果不是成凌飛突然變強了,那么,最后殘疾的人,肯定是成凌飛自己。
  
      甚至殘疾都是輕的,說不定鐵熊手下無情,令成凌飛小命不保。
  
      所以,明知道蕭逸飛這番話,充滿反諷,但是,卻讓大家突然對成凌飛充滿同情。
  
      覺得,成凌飛的確是迫不得已,才出手傷人。
  
      所以,不該由他負全責,而鐵熊這個受害者,其實也要承擔不小的責任。
  
      而鐵劍飛呢,也不免感到有些語塞和氣短。
  
      哪知道,蕭逸飛接著說道:“為了表示歉意,我愿意當面向鐵三哥道歉,并且,自愿閉門思過三天。”
  
      鐵劍飛當場就炸了。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