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絕品毒醫 > 第1884章 毒丹妙藥
    孫一針一個勁的說著不可思議。
  
      好像除了這句話,就不知道其他的話了。
  
      傅紅衣急得不行,忙問道:“老爺,小姐她到底怎么啦?”
  
      魏忠賢也是急忙說道:“是啊,孫伯伯,妙玉的身體到底怎么了?”
  
      孫一針這才驚醒過來,說道:“從妙玉現在的脈象來看,她的身體,好像真的沒事了!之前的病征,竟然的確全都消失了!”
  
      一邊說著,一邊無比驚愕的望著一旁的蕭逸飛。
  
      因為,女兒的病如果真的好了,那么最大的功臣,不是別人,正是眼前這位衛國公的孫子。
  
      這么說,這位飛少,竟然真的治好了自己女兒的病?
  
      而且還是用劇毒藥材煉成的丹藥?
  
      不可思議!
  
      真是不可思議!
  
      就在孫一針失神地望著蕭逸飛的時候,卻不知道,他的話對其他人造成了怎樣的沖擊。
  
      傅紅衣驚叫道:“什么?”
  
      而魏忠賢傻眼道:“不會吧?”
  
      連陶神醫,也張大嘴巴,卻遲遲發不出任何聲音。
  
      孫妙玉的病好啦?
  
      她的病竟然好啦?
  
      不可能!
  
      這不可能!
  
      這種事情怎么可能發生呢?
  
      “我看看!我來看看!”陶神醫站不住了,急忙上前說道,想要給孫妙玉把脈。
  
  
      而魏忠賢也是急忙道:“對,孫伯伯,讓陶神醫給妙玉把脈看看,也許是您誤診了呢。”
  
      此時的孫一針,沒有計較魏忠賢的出言不遜,而是連忙點頭,讓出了位置。
  
      “對!陶神醫,你是這方面的專家,還是你來給小女把脈看看。”
  
      陶神醫此時也站不住了,點了點頭,就急忙上前,替孫妙玉把脈。
  
      可是很快就能看到,她的手竟然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眼睛瞪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圓,神情震驚不已。
  
      似乎發生了非常震驚的事情。
  
      “陶神醫,怎么了?到底怎么了?”魏忠賢在一旁焦急的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陶神醫此時的反應,讓他心里感到一陣發毛。
  
      總覺得結果應該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
  
      果不其然,陶神醫無比震驚的回應道:“魏,魏公子,孫小姐的病好了,她的病真的已經好了!可是……這怎么可能?這不應該啊……”67.356
  
      “什么?”
  
      魏忠賢此時徹底傻眼了。
  
  
      對于孫一針的把脈結果,他還半信半疑,甚至不太相信。
  
      可是,如果換成陶神醫,那絕無錯的可能,因為,那蠱蟲本身就是陶神醫煉制的。
  
      可以說,陶神醫算是那只寒魄蠱的半個主人。
  
      因此,就算所有人都診斷錯誤,但陶神醫絕對不會搞錯!
  
      難道說,孫妙玉的病,真的已經好了?
  
      那成凌飛竟然真的治好了她?
  
      可是,他是怎么解決那寒魄蠱的呢?
  
      就算此時魏忠賢明知道陶神醫不會搞錯,可是,他還是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急忙對陶神醫道:“陶神醫,你是不是診斷錯了?快,你再重新診斷一次看看!”
  
      陶神醫也懷疑自己是不是診斷出錯。
  
      于是連忙再次給孫妙玉把脈。
  
      然而,結果還是一樣!
  
      不!
  
      并不一樣!
  
      此時,他發現孫妙玉的脈象,變得越來越沉穩,而且越來越旺盛,這樣的情況,意味著孫妙玉不只是病好了!
  
      并且,身體還在迅速的康復!
  
      最重要的是,她體內的寒魄蠱,依然不知所蹤,也不知道現在身處何處!
  
      陶神醫臉色變得更加難看,額頭上都開始冒出冷汗。
  
  
      因為,事情實在是太詭異了!
  
      魏忠賢一直目不轉睛關注著陶神醫臉上的反應。
  
      此時看到他的樣子,一顆心頓時變涼了。
  
      不過,他心里還殘存著一絲僥幸,問道:“陶神醫,怎么樣?這次的結果,是不是跟之前不同了?”
  
      陶神醫頓時哭喪著臉道:“不,魏公子,結果還是一樣,孫小姐的病,的的確確已經痊愈了!”
  
      “什么?”
  
      魏忠賢如遭雷殛。
  
      整個人愣在那里,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
  
      而一旁的孫一針和傅紅衣,本來提到嗓子眼的心,此時卻沉穩下落,驚喜萬分,紛紛叫好:“太好了!太好了!”
  
      孫一針握著女兒的手,欣喜說道:“妙玉,你的病好了!你的病真的好了!”
  
      “是啊!小姐,你沒事了!你真的沒事了!謝天謝地!真是謝天謝地啊!”傅紅衣雙手合十,朝天拜謝道。
  
      發自內心的替自家小姐的病愈感到高興。
  
      孫妙玉卻笑道:“不,不是謝天謝地,而是應該謝謝飛少!是飛少治好了我的病!飛少,謝謝你!謝謝你的救命之恩!”
  
      孫妙玉正要朝著蕭逸飛施禮拜謝。
  
      哪知道此時,魏忠賢卻大聲叫道:“不!不是這樣!妙玉,你的病肯定不是成凌飛治好的!不對!你的病其實根本沒好,只是陶神醫醫術不精,診斷出錯,才出現了這樣的誤診!等我回去請我爺爺來給你檢查,肯定就能發現你的病還沒有痊愈這個事實。其實,妙玉,有一個道理非常簡單,成凌飛剛才可是用毒性藥材煉制的丹藥,煉制出來的,肯定是毒丹。又怎么可能治病呢?你說是不是?這其中肯定另有蹊蹺!”
  
      不等孫妙玉說話,蕭逸飛倒是率先開口了。
  
      呵呵一笑,道:“誰說毒丹就不能治病?而且,是不是毒丹,有那么重要嗎?不管是什么丹藥,反正只要能夠治病就行!就算是毒丹,有時候也能夠成為治病救人的靈丹妙藥!而有時候,一些靈丹妙藥,也能拿來殺人滅口!只不過,魏公子你才疏學淺,對這些情況了解得太少了,就算我跟你細述這些,你也根本聽不懂!”
  
      我才疏學淺?
  
      魏忠賢怒道:“你……”
  
      不等他發怒,蕭逸飛就打斷道:“對了,魏公子,我怎么覺得你聽到孫小姐的病康復之后,感覺似乎不太開心呢,難道你并不希望孫小姐能夠病愈嗎?還是不希望看到,治好孫小姐的人,不是你請來的人,而是一個外人呢?還是因為你舍不得那一百萬金龍幣的醫藥費呢?”
  
      “對啦,不說我都差點忘記了!魏公子,既然我已經治好了孫小姐的病,那么,你是不是應該信守承諾,將那一百萬治療費,盡快支付給我呢?相信這點錢對魏公子來說,應該不值一提!”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