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絕品毒醫 > 第3005章 祿山之爪

  
  在花容釋放出的桃花體香,充斥于她的身前,形成了一片濃厚的香氣之海時,茱莉正好從這片香氣之海當中,沖射而過!
  
  這一刻,她的身體完全被桃花體香所籠罩,并且,這種香氣憑借強大的滲透性,透過她的肌膚,侵入了她的體內。
  
  其實,茱莉身上也穿著一件蕭逸飛送給她的黑色斗篷。
  
  只不過,她此時并沒有用斗篷遮住全身,由此,給了這種香氣可乘之機。
  
  花容心里頓時偷偷松了一口氣。
  
  已經準備等著欣賞茱莉在體香影響之下……
  
  “什么?”
  
  花容突然雙目圓瞪,臉上露出極度驚慌之色。
  
  她本以為,既然連蕭逸飛都抵擋不住自己體香的威力,那么,茱莉肯定也是一樣,難以抵擋體香的影響。
  
  因此,她本來已經開始考慮這件事情應該如何收場的問題。
  
  哪里想到,結果完全出人意料。
  
  這茱莉瞬間就穿透了體香之海。
  
  并且,看起來居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正揮舞著螯肢,朝她當頭斬來。
  
  花容此時更是避無可避。
  
  只能眼睜睜看著螯肢斬在了她的身上!
  
  這一刻,花容面色慘白,心沉谷底。
  
  眼前仿佛已經看見自己被螯肢斬成兩半的慘狀!
  
  至于腦海,瞬間變得一片空白!
  
  直到從雙手處傳來的劇痛,將她驚醒,這才猛然發現,自己居然沒事!
  
  從茱莉身上延伸出來的螯肢,居然并沒有斬在她的身上。
  
  而僅僅只是夾住了她的雙手,雙腿,還有腰肢,將她的身體完全控制了起來!
  
  面對此景,花容不知道是該感到高興,還是該感到害怕,以至于呆呆的愣在了當場!
  
  而就在此時,茱莉控制著她的身體,將她送到了蕭逸飛的面前。
  
  等到她與蕭逸飛正面相對,看到蕭逸飛掀起頭上的帽子,將臉再次露出,呈現在她的眼前時,頓時猛然驚醒。
  
  一種強烈的不安與恐懼,在內心升騰而起。
  
  此時,蕭逸飛嘴角帶著冷笑,問道:“你怎么不釋放體香了?繼續啊?既然你知道這是我的弱點,怎么不繼續利用呢?”
  
  如果體香有效果的話,花容此時當然想繼續施展。
  
  
  可是,眼看體香對茱莉無效,對蕭逸飛也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而且,眼下自己還被茱莉控制,花容哪敢再用。
  
  就算蕭逸飛已經掀起帽子,她也不敢再施展體香,否則,真的將蕭逸飛給迷倒了,那么,她連逃跑的機會都沒了。
  
  只能落得任由蕭逸飛擺弄的后果!
  
  花容用力掙扎。
  
  試圖掙脫茱莉的控制!
  
  然而,正如她所料的那樣,茱莉的實力,比她還要更強。
  
  特別是對方的力量,完全超越了她,縱然她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從她的螯肢控制之下掙脫出來。
  
  反而在劇烈掙扎當中,將身上的衣服弄得無比凌亂,甚至春光乍泄。
  
  等到她意識到這一點時,頓時又羞又怕又急,可是,偏偏她在被茱莉控制的情況下,連想要將衣服整理好這么簡單的事情都無法做到,只能喊道:“放開我!快放開我!蕭逸飛,你到底想干什么?”
  
  急怒之下,連宗主都不喊了,而是直呼其名。
  
  蕭逸飛冷笑:“我想干什么?哼,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難道不是你對我釋放桃花體香,想要引誘我,和我重溫舊夢嗎?看來,你雖然嘴上說不,身體倒是非常實誠。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恭敬不如從命,滿足你的愿望。”
  
  一邊說著,一邊朝著花容走了過去。
  
  花容徹底慌神。
  
  “你,你別亂來!”
  
  蕭逸飛依然冷笑:“哼!難道只許你亂來,就不許別人亂來嗎?對了,我想你本來就希望我亂來吧?是不是?”
  
  此時的蕭逸飛,更是已經走到了花容的面前。
  
  一雙迷離而泛紅的眼睛,正一個勁地透過花容因為掙扎而敞開的領口,往里面瞧,只見她的所有本錢,看了個一清二楚。
  
  最讓花容感到驚慌的是,蕭逸飛不僅僅只是動眼,而且還在對她動手。伸手就朝她胸口探來。
  
  此時的花容,又羞又急,恨不得將所有的本錢,全都縮進體內。
  
  而且扭動著身體,想要躲開蕭逸飛的祿山之爪。
  
  然而,在身體被控制的情況下,根本就躲不開。
  
  
  眼看自己的一對本錢,就要落入魔爪,花容口中更是急切的喊道:“胡說!我,我根本不是那種意思!我只是想讓你帶我一起去妖魔界,并沒有想過其他的事情。”
  
  蕭逸飛戲謔的笑道:“可是,我只會帶著值得我信任的人,前往妖魔界,你覺得你剛才的所作所為,值得我信任嗎?或者,等到我們重溫舊夢之后,我就會真正相信你,到時候,就算帶著你去妖魔界,那也不是不可能。”
  
  “不!不可能!你別想碰我!”花容急忙說道。
  
  然而,對于她的話,蕭逸飛的態度是,完全充耳不聞。
  
  此時蕭逸飛的手,已經馬上就要觸碰到她的本錢。
  
  一旦被他得手,接下來將會發生什么,不用想都能猜到。
  
  花容都快急哭了。
  
  上次的意外,已經讓她難受到現在,如果這種事情再次發生,而且,還是在她完全清醒的情況下,當著茱莉這個第三者的面再次發生,她寧愿自盡!
  
  可是,偏偏她現在連自盡都無法做到。
  
  就在這時,就在花容已經無比絕望之時,忽然,從外面傳來有人的喊聲:“宗主,夢夫人有急事請您馬上過去一趟。”
  
  對于蕭逸飛來說,這顯然是一件極為掃興的事情。
  
  花容能夠清楚的看見他眼中一閃而過的失望與陰郁之色。
  
  但是對于花容來說,這喊聲簡直就是天籟之音,不,是救命稻草!
  
  這一刻,她發自內心的對夢露充滿了感激!
  
  “等……”
  
  蕭逸飛正欲開口。
  
  而花容見機不妙,早已搶先大聲叫道:“宗主,既然夢夫人請您過去,那今天的事情,就先聊到這兒吧。我送您出去!”
  
  喊完之后,在確定自己的聲音,肯定能夠被外面的毒門弟子聽見的情況下,花容既松了一口氣,卻又將心提到了嗓眼。
  
  生怕蕭逸飛會被自己給徹底激怒,無視夢露的召喚,以及門外的毒門弟子,而對自己……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的结果